林薇还是那么漂亮,并且成熟了很多,是啊,经历了那么多
  那天我又是晚自习逃课,到了琳姐公司的时候已经19点多了,林薇在与琳姐一起加班,但也是基本都已经完成,她看到我的时候一点也没惊讶,明显是事先已经知道了我的到来,并且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与琳姐的关系。她穿着套裙,前凸后翘,不禁让人又一种要罪恶的感觉。琳姐走过来说:“你们都认识吧,就不用介绍了,小微在这里工作了,是我的秘书”,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以前的事情没法提起,因为都是人家伤心的事情,她们现在的事情不又不是很熟,不过林薇一个19岁的小女孩,在工作方面能够得到琳姐的认可,可以想到她付出了很多的努力。
  她们加班后要出去吃饭,我也就一起了,吃饭期间得知林薇在广州的几年确实一直从事着服装行业,虽然总是兼职着,但也确实锻炼成了服装行业的明白人,回来后还办了个假的学籍简历,并且现在是自考在读,是真的准备好好学习了,虽然还没有开始。
  我原本的想法是约琳姐的,很明显,就是想与她一起,想她了,想与她做爱了。可琳姐确说今天还有事情,一听到她说有事情,我就想到是否又与其它男人一起去了,不过,我也确实管不了那么多。琳姐说:“小微,你们是老同学,很久没见面了,今晚你们叙叙旧吧。”,林薇说:“放心吧,琳姐,你先回,我们一会走走。”,我当然听出了这是什么意思,她们两个人就这样把事情定下来了,并且完全不用通过我的同意,不过,我同意。
  琳姐有事情,先走了,留下我与林薇,我们还是说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,都是一起高兴的事情。
  饭后,林薇说:“听说你现在自己住在城里。”。
  我说:“是啊,方便学习。请你去我家里看看吧,好不好。”。
  林薇说:“好啊,琳姐也建议我去你家看看呢。”。
  我们一起到了我的家里,家里很整洁,因为,因为今天原本计划是请琳姐来的。我们坐在沙发上,我泡了一壶绿茶,这茶还是琳姐拿过来的。我与林薇面对面的坐着,喝着茶水,她偶尔换一下翘腿,黑色套装下的肉色丝袜长腿性感无比,就这样面对面,我彻底的被吸引了,就在她再次伸手拿茶杯的时候,我握住了她的手,她微笑的看着我,知道我想着什么,她站起来,走到我身边来,此刻她越发美丽,而我是被她所吸引的。我站起来,捧着她的脸,亲吻她的额头,把她的长发披在身后。她还是微笑的看着我,眼神中那么可爱,我去亲吻她的嘴唇,轻轻的,一下又一下,她在我心中还是那个几年前的清纯小女孩,那么漂亮,那么可爱,那么需要关爱。她尽力的迎合着我的亲吻,我把手向下摸她的大腿,把手伸入套裙,向里摸,摸到了丝袜的尽头,摸到了光滑的,她的套裙下只有丝袜,而丝袜的吊带是吊在腰间,没有短裤。这使我感到有一点差异,这与她清纯的外表完全不相称,而她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,微微的一笑。是啊,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,她经历了那么多。
  我们来到床前,我帮她拉开后背的套裙拉链,把套裙脱下,里面是肉色的内衣,我去亲吻她的乳房,她发出咯咯的笑声,说:“慢点,慢点,慢慢来。”,她顺势倒后仰倒在床上,我脱掉衣服,直接压过去,左右分开她的双腿,双手在她双腿的丝袜上擦过,本想去解开她的吊带,可是看着这个情形后头脑中闪过念头:“从来没干过这个装扮的女人”,于是直接插向她那已经潮湿了许久的穴,插入的时候她“啊”的一声,头向后仰,我再次用力,每次用力她都“啊”的迎合,也许是表示这每次都深深的触动着她,她的声音同时触动着我的神经。
  这是一个有这丰富性经验的小女孩。
  我直起上身,抱着她的双腿,下面还在一下下的插入,她“啊,啊”的叫着,不时的看着我,而我隔着丝袜亲着她的小腿,每次插入后她的双乳上跳,仿佛要从胸衣中跳出,这样插了10分钟的样子。把她翻身,我拿着从后面插曲,穿过他双股插入蜜穴,一次次的前推,贴服着她丰满柔嫩的臀部,一次次的把臀部向上挤压,她双腿尽量的叉开,让我顺畅的插拔,双手抓握这床单,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移动,刻意的上敲着臀部。我已经感觉很强烈了,从床头桌里拿出套套,带上。双手抓着她的腰部,使她跪在床上,从后面一次次插入蜜穴,臀部在撞击下啪啪啪作响的跳着弹开又送回。她的身体不能自已,腰像蛇一样扭动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,然后软下来,瘫软在床上,我再次压上去,不停在她身上肆虐,几分钟后强烈的射了进去。
  我们躺在床上抱着一起,她逐渐的恢复了体能。我们开始聊天,她与我说她在广州做过兼职,说与小亮睡过,说小亮很喜欢她,小亮帮助过她,但她不喜欢小亮。她说她不后悔后来发生的事情,当时不只是因为那件事情,更是因为对家人的失望,她在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家。还说当时的事情也不能都怪同学不好,自己也有责任。她说唯一后悔的事情是耽误了学业,所以现在要开始学习,先读自考专科,再读本科,要拿学位证。
  还开玩笑的说:“听说后来他们又重新拜了把兄弟,是兄弟八个人了。还好当初是三个人,不是八个人。哈哈”。
  她问我:“那次,你问什么不做?”。
  我说:“因为那样违法,是重罪。”。
  她问:“没有其它原因吗?”。
  我说:“没有”。
  看来林薇是真的释怀了,原谅了别人,放过了自己。
  “是琳姐让我来陪你。她说你挺喜欢我的。”她说。